书迷小说网 > [美食]末世求生 > 第34章 英雄的男人

第34章 英雄的男人

书迷小说网 www.shumii.com,最快更新[美食]末世求生 !

    85_85350“你干嘛这幅表情啊。”郑砚说:“我不是好好的吗,大惊小怪……不提不提,铜板给我。”

    霍贤来回摆弄铜板,提着红色吊绳递给他。

    “我……去找下帅助手,会离开几秒,你别翻脸,等我回来。”不等霍贤反应,郑砚闪进空间。

    帅助手早有准备,高高飞在空中,郑砚叉腰,宣泄刚刚紧绷的情绪,愤怒的大吼:“滚下来,叛——徒!!!”

    “我错啦!”帅助手惨叫:“饶命!”

    没时间在空间多耽搁,郑砚提着帅助手出来。

    对于他第二次凭空消失,霍贤要平静许多。

    郑砚朝帅助手说:“不是做完之后就可以进空间吗?怎么不行?”

    帅助手偷偷看一眼男人,金属制成的小眼充满崇拜,一边往旁边挪了挪,小声说:“我说过……他是最有资格拥有我的人。”

    “是你一厢情愿,他不要你。”郑砚无情的说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帅助手哀怨的看他一眼,说:“但我又和你绑定,他的能力远超于你,所以……这是个死循环,相互矛盾……我也不造怎么说,你应该找个比你弱的当1,谁让你当零了。”

    “呵呵。”郑砚转头就告状:“霍贤,他挑拨我们关系,让我给你找小三。”

    帅助手:“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”

    霍贤沉默片刻,指着帅助手,问:“什么东西?”

    “我不是东西……啊……”帅助手震惊的和他对视,登时屈服道:“好吧我是个东西……你们怎么可以这样……我这么爱你tat”

    “你找揍吗!”郑砚烦躁不已,随手拿过手机,威胁道:“我很忙,你快说怎么进空间,否则我砸你了啊。”

    帅助手缩缩脑袋,想了想,说:“还是可以进的,只是应该不可能像操控水壶那样方便,需要经过他同意……吧。”最后一个字细如蚊蚋。

    “这样?”郑砚走到霍贤面前,两人一坐一站,郑砚低头看着男人,问:“这是我最后一个秘密,也是最重要的一个,除此之外对你毫无隐瞒。我想要跟你分享,你愿意吗?”

    男人看着他,一言不发,从他脖子上摘下铜板。

    小小的铜板在他手里翻转,不等郑砚有所反应,眼前画面一晃,两人一同闪进空间。

    入目只见小鸡快乐的相互追逐,麦苗长到小腿那么高,绿油油的非常喜人。另有大部分的荒地,旁边有几辆机器,远处一条小溪。

    郑砚惊讶极了,结结巴巴道:“我刚刚什么都、都没想啊……”

    霍贤看看手里的铜板,鲜少的露出稀奇的表情,答道:“是我。”

    帅助手没敢进来,战战兢兢的把自己的充电宝和手机电脑游戏机装进小包袱,一旦见事不好就骑着水壶亡命天涯。

    郑砚震撼无比,骂道:“叛徒啊!都不听我的!你是我的传家之宝啊不是他的啊破铜钱!”

    “别急。”霍贤随后把铜板挂在他脖子上,说:“不跟你抢。”

    郑砚幽怨道:“你不要一副一抢就走的语气好吗。”

    霍贤望着空间,按压额角,整理思绪,许久之后才说:“你刚说什么,丧尸和重生,再说一遍。”

    知道这是男人开始接受的征兆,郑砚不再纠结空间,捋清思路,将事情原委娓娓道来。

    三年的时间,一千个日日夜夜,在死亡线上挣扎奔走,听起来很煎熬,然而用话语笼统的概括,也不过寥寥几段话。

    末世爆发,丧尸横行,艰难求生,进入基地,队友背叛,死了。

    说到最后,郑砚声音越发轻微,霍贤蹙眉,问:“我的亲戚?”

    “是的。”郑砚说:“草菅人命,枉顾王法。”

    “不可能。”霍贤摇头。

    郑砚冷道:“你还跟我抬杠。”

    霍贤哭笑不得,认真道:“我没亲戚,瞎叔无亲无友,我自小是孤儿,没有亲戚,有也是你。”

    郑砚愣住了,万般情绪纷至沓来。若那人不是霍贤亲戚,不是一人得道,跟随一同升天的鸡犬,碍于霍贤能力和恩情,再三退让的幸存人类,这笔账该怎么算?

    如果那人和霍贤无关,孙平也不会仗势欺人,他也不会因此而死……而与世长辞。

    郑砚一脸茫然,不知怎么应付这突如其来的变故。

    霍贤握住他的手,在掌心摩挲,说:“名字,那人的名字。”

    郑砚如梦初醒,低声道:“姓王,王延成。”

    霍贤蹙眉更深,眼里透出凶狠之色,语气却很温和,说:“是邻居。”

    小鸡们不怕人,在他们脚下跑来跑去,无边的沉寂中,霍贤轻声说:“我是害死你的凶手。”

    他曾经一手将自己的爱人推向死亡,两人擦肩而过却没能救他一命。他没有任何印象,迷茫又自责,只是从他口中听说,只是想一想,就觉得难以忍受。

    “是你。”郑砚毫不留情,木然道:“如果不是因为你的放纵,我不会死……与世长辞。”

    “你救了很多人,你是个英雄,可你同时不闻外事,多少人借由你的名义为非作歹,多少人因此丧命。我们在末世艰难的生活下来,却与世长辞在和平、安全的基地之中,霍贤,我就是其中之一。”

    霍贤侧头看他,一声不响,承受对他而言,近乎于莫须有的指控。

    “是我的错。”霍贤说:“我会保护你,别……怕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郑砚看他,男人手在发抖,声音却很稳。

    “算因祸得福吧。”郑砚心软道:“不怪你,人无完人,你当时缺根筋,感激你的人其实更多,你给妇女孩子分发粮食,积极帮助需要帮助的人。我早就爱上你了,那时候却连见你一面都做不到,这辈子爱都做了,塞翁失马焉知祸福,我不是遇到你了吗,我从一个见不到英雄的普通人,变成英雄的男人。”

    霍贤神色看不出喜怒,没有得到丝毫安慰,将他的手用力握紧。男人的手劲非常大,快把他捏晕了,郑砚小声吸气,一脸忍耐,感慨自己自作自受,都是过去式了,干嘛旧事重提给他添堵。

    几分钟后,霍贤倾身在他额头亲了一口,问:“怎么出去?”

    郑砚赶紧抽回手,收到背后使劲甩甩,说:“想出去就出去,你想一想。”

    下一秒,霍贤带他回到卧室,却没再理他,转身就走了。

    这个反应略有点出乎意料啊,都没安慰我,而且这算接受,还是不接受啊?

    半小时后,霍贤从楼下搬上来一尊菩萨,摆在屋中央,点燃几根香,恭恭敬敬插上。

    郑砚:“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”

    炊烟袅袅中,郑砚侧耳听了一会,悄然退回房间,心酸又幸福。

    拜完菩萨,霍贤搬着菩萨和香盒往卧室走来,郑砚连步后退,摆手道:“我是不会收进空间的,我这不是好好的吗!不要迷信!你会保护好我的你要有信心,菩萨不会保佑我的……”

    霍贤漠然看他,转身把菩萨搬出去。

    郑砚松了口气,觉得霍贤真的是个神经病,但是好爱他啊。

    霍贤回到房间,说:“手机,给我。”

    郑砚从床上拿起手机,问:“你看电影吗?”

    电影页面,一个女孩子躲在墙角哭,卧室外五六只丧尸面色蜡黄,灰褐色无神的眼睛,正用力冲撞房门,发出嗬嗬嗬恐怖的叫声。

    门板不断颤动,天花板有灰尘扑簌落下,门锁怦然被撞开,好在装着安全锁链,连着门和墙壁。

    丧尸手臂用力往卧室探伸,争拥着挤进半个身体,女孩子惊恐的爬进床底下。却被从门缝挤进来的、一条腿的丧尸抓住小腿,撕下一口肉,殷红的鲜血喷满整个屏幕。

    凄厉的尖叫声响彻耳膜。

    霍贤猛然合上手机,驱除脑海中青年被丧尸一拥而上,分食的惨象。

    这将成为他一生的噩梦。

    郑砚浑然不知,说:“这就看不下去啦?”

    “只是电影而已,你看到的这些,都是初级丧尸。”郑砚说:“真正的末世,现实中的丧尸可以进化和变异,速度变快,力大无穷。丧尸的弱点是头部和脊椎,斩断神经系统才能完全杀死他们。然而后期会有丧尸头部进化,保护后颈和脑袋,皮肤变得坚硬无比,很难穿透。”

    “这些丧尸都是弱鸡,一杀就死,不足为惧。”

    霍贤平复呼吸,整个人一瞬间变得沉默而阴郁,应了一声,将电影关闭。

    “当然人类也会进化,你很强,又有异能加持,非常非常厉害。虽然我不造你异能是什么,但是能在末世称雄,实力不容小觑。”

    霍贤心不在焉,不知道听进去没有,问:“后颈和头是弱点?”

    “嗯,丧尸没有痛觉,断胳膊断腿,都还可以活动。不会疲惫,不会饥饿,像个吃人的机器。”郑砚道:“不光如此,天气也很变的很恶劣,我订做了棉被和棉衣,等制作完成,就要离开l县去收集物资。”

    “棉被棉衣?”霍贤看他。

    不要拘泥于细节!

    郑砚装没听见,说:“你有什么喜欢吃的喝的,多存点,末世就没了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时候。”

    郑砚说:“几个月。”

    霍贤皱眉思考,打开手机继续看电影,随后从抽屉拿出一张纸,写写画画,勾勒出一张图。

    郑砚探头一看,这明显是一个小型武器。类似于带着尖锥的指虎,尖锥尤其长而利,约有二十厘米,可以轻易穿透丧尸头部。

    郑砚试着做个手势,在手里抓抓拿拿,笑道:“看起来很好用,这是什么啊?”

    “不知道。”霍贤说:“认识一个打铁师傅,做几个。”

    这时才上午,霍贤下楼买好包子,就拿着图纸去忙了,直到下午才回来。

    郑砚无事可做,捂着屁股种了一天地,将麦子种完,又种了一亩玉米,坐在地边休息。

    出来喝水的时候,正碰见霍贤开门回来,郑砚眼睛一亮,热情的邀请他进来空间,指挥他干活。

    霍贤胳膊搭在机器上,若有所思道:“你说,只有做|爱才能进来?”

    郑砚往空间搬了一张躺椅,卧在上面惬意极了,幻想自己是个土财主,霍贤是长工……一边说:“别人进不来,放心。”

    霍贤点头,如此光天化日,清风四起的荒野之处,既能野|合,又不会被别人发觉,他很放心。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