书迷小说网 > 脚镣皇后 > 111|完结倒数3

111|完结倒数3

作者:小孩你过来返回目录加入书签推荐本书
书迷小说网 www.shumii.com,最快更新脚镣皇后 !

    第一百一十一章、蓝鼎玉佩背后的爱情故事。

    龙走月只身一人处在乞颜苏合的地盘,虽说乞颜苏合通传三军以龙走月为首,但实际上,兵卒不可能在一时间便真的听命于她。于是乎,她给乞颜苏合留书一封,声称要返回中原取回一些东西,希望乞颜苏合给她十五日时间,倘若十五日未归,乞颜苏合愿意如何对付陌氏,她都不再干涉。

    书信写好,她谎称骑马散步,实则快马加鞭穿越霄云城关隘。

    她日夜兼程,赶往战火最激烈的钰国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前方硝烟四起,龙走月怀里揣着蓝鼎玉佩的图样儿,正考虑如何才能见到西域大军的主将的时候,一支冷箭从她脸侧疾驰而过!

    “放下兵器,高举双手!”陌氏士兵勒令道。

    此乃军事重地,任何人不得擅自闯入!

    龙走月也不知晓该如何介绍自己的身份,因为花婕妤和龙帝都不应该出现于此。

    这时,一名替陌奕宗送信的锦衣卫认出龙走月。

    有了锦衣卫的掩护,龙走月办起事来显然便捷许多。

    “敢问,是圣上派龙帝过来的吗?有何要事?”锦衣卫与陌奕宗同生共死,也是锦衣卫一路将陌奕宗护送回城。

    龙走月避重就轻道:“是有事,我要见西域主帅,你有办法吗?”

    “敌方主帅一直没露面,听我方将军讲,他们攻势很猛,钰国恐怕……”

    “怎么?不是从霄云城派来十八万救兵吗?!”

    “人数上倒是势均力敌,但是敌方拥有一种毒.粉,只要当空泼洒,我方兵卒会感到头晕目眩咳喘不止。”

    龙走月攥紧拳头,出谋划策道:“那便避免近身肉.搏,将火器从皇城运过来啊!”

    火器指的便是她缴获的重型兵器,只要爆弹一经发出,威力无穷、所向披靡!届时,西域大军定要逃之夭夭再不敢轻易犯我中原领土!

    “圣上也是这意思,所以命属下前来送信,然而,敌军仗着那种毒.粉,采取昼夜攻击的策略,这都连续打了十几日了,战火一刻不曾停止,我方人困马乏已然吃不消,不知能否坚持到火器运过来的时候。”

    事态比龙走月设想得还要严峻,倘若乞颜苏合愿意出兵支援,利用匈奴兵擅长的弓弩术,采取远程射击的话,也能击退西域大军,无奈他并不想帮陌氏平息战乱。

    “我要见西域主帅,我有办法拖延时间,快去给我准备一匹快马。”

    听罢,锦衣卫单膝跪地,道:“您是龙茗的皇帝,又是圣上的爱妃,属下不信圣上会允许您只身涉险,所以请您将计划告知属下,属下愿为龙帝效犬马之劳。”

    关乎陌奕宗的身世,她岂能冒然告知?再者说,利用蓝鼎玉佩退兵只是一个设想,保不齐敌方见到图样反而大开杀戒,所以还是由她见机行事比较稳妥。

    龙走月将锦衣卫扶起身,正色道:“陌氏不惜一切代价解救龙茗百姓于水火,请你让我为陌氏做一点事。至于这件事,只有我能完成。你不要急,且听我说完,这样打下去只会造成更多的伤亡,纵然我回不来,也不过是一条命。倘若我有能力让西域大军停止战火,那意义便是非同小可。”

    锦衣卫思忖许久,想到瘫在病榻上心急如焚的圣上,他凝重地点点头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半个时辰过后,龙走月身披红色戎装,头戴青龙偃月刀形的发叉,斜背龙舌弓。她深吸一口气,将一块三角形的红巾系在口鼻前,继而策马扬鞭,犹如一道红色的闪电,只身冲入战场!

    其实在双军交战的过程中,主帅大多会留在后方指挥作战,换言之,龙走月必须一路过关斩将,顺利闯入敌方大营!

    一路上哀鸿满地、血流漂杵,这便是战争的残酷。龙走月为了节省时间,唯有无视那些被砍倒在地的陌氏兵卒,甚至要让马蹄踩踏着双方兵卒的尸体疾奔。

    她穿梭在杀声阵阵的战场上,眼观六路耳听八方,一边抵挡飞来的箭雨,一边寻找前往西域大营的捷径,就这样,她在刀枪箭雨中足足寻觅两个多时辰。

    眼瞅着日落西山,她开始焦虑,于是调整马头,面朝山坡的方向疾驰,然而,马蹄刚爬上坡地,一道快影驱马与她擦肩而过,此人一刀砍向她的脖颈,她敏捷地贴在马背上,同时射出一箭!

    箭矢射向对方的腿部,对方挥刀挡开,继而杀个回马枪,向她发起二次进攻!

    此人挥刀力道极大,周旋数招,刀锋砍断龙走月遮住口鼻的红色蒙布。

    “哈哈,原来是个小妞!”

    一丝鲜血顺着她的颧骨位渗出来,她无暇理会,仔细观察着此人的穿着与配饰。据她揣测,至少是个王爷之类的人物。

    “你会汉语太好了,我要见你们的主帅。”她抱拳为敬。

    男子似笑非笑地打量着她,“你从陌氏方向跑过来,你说见就见,凭什么?”

    “我姓龙名寸心,敢问阁下尊姓大名?”她为了避免节外生枝,借用了皇姐的名字。

    “巴特尔。这个名字在汉语里嘛……就是英雄的意思。”他轻佻地动动眉梢。

    巴特尔驾马靠近她,龙走月注视他握在手中的战刀,本意是后退,但为了尽快取得对方的信任,她并未做出任何防御动作。

    他探过头,脸部停滞在她的鼻尖前方,笑道:“行,胆子真不小,看在你长得还不赖的份上,就让你说说见主帅的理由。”

    “你带我去就是了,我没有恶意。”她伸出手臂,将龙舌弓向他的手边递过去。

    龙舌弓呈银白色,做工精细,弓身的雕刻工艺更是登峰造极,论谁都不难看出是一把宝.器。显然,能拥有此弓之人,来头也不小。

    不过,再有来头也不过是个不足为惧的女人,女人在男人眼中就是生孩子做饭的好帮手。中原地区如此认为,西域也是如此。

    “万一你身上藏了暗器呢?头发散下来,靴子脱了,铠甲扔地上,原地跳三圈。”

    龙走月沉了口气,跃身下马,照办无误。

    巴特尔满意地笑了笑,伸出一手递给她,道:“来吧,美人。”

    龙走月迟疑片刻,还未碰到他的指尖,已然被他攥住手腕拉上马。

    他一手控制马缰,一手环住龙走月的腰,看上去非常亲密。

    龙走月恨不得把他的手剁下来喂苍一,可是为了见到主帅,不能忍也得忍。

    “我跟你说小美人,主帅年纪大了,你若想勾.引他老人家,还不如勾.引我。”他的口吻仿佛已看穿一切。

    “我并没有这种龌龊的想法,我相信你也是在开玩笑。”龙走月愀然作色。

    巴特尔粗狂的笑声震天动地,仿佛把龙走月的怒言当成打情骂俏。

    然而,当龙走月来到西域军营,在主帅面前取出蓝鼎玉佩的图样时,巴特尔再也不敢对她动手动脚。

    主帅虽然年近古稀白发苍苍,却丝毫不见老态,健步如飞,身体健硕。

    “女娃娃,这块玉佩的主人在哪里?!”

    询问之人,便是此战的主帅,也是血狼部落的藏王。血狼部落,乃西域地区最强大的部落,此次战争由血狼联合周围小部落,共同发起。

    龙走月观察着藏王的神态,谨慎地回道:“能否告诉我,这块玉佩的主人与您是何种关系?”

    藏王神色激动,但语速平稳,道:“在未见到玉佩的主人之前,本王不方便透露太多,你先告诉我,那人是男还是女?”

    龙走月想了想,陌奕宗的母亲才是玉佩的持有者,于是告知对方是女。

    听到对方是女,藏王一脸失望,而巴特尔则是一副如释重负的神态。

    “看您这般急于寻找玉佩拥有者,据我揣测,应该并非敌我关系,所以我目前能告诉您的是,拥有者来自陌氏皇宫。”

    听罢,老藏王与巴特尔面面相觑。

    龙走月观察着两人的神态,决定趁热打铁。

    “我此次贸然造访,只是希望您停止对钰国百姓的涂炭,战争是国与国的交锋,倘若百姓受到严重牵连,您就算攻下钰城,也会失去民心以及帮西域采矿的劳工。”龙走月走到桌前,指向平铺在桌上的中原地图,又道,“请恕我直言,据我所知,西域大军之所以可以攻入中原,并非实力多强大,而是撕毁与西凰国的联盟契约,就此不废一兵一卒便穿过关隘。虽然您钻了空子,但是您或许不知晓,匈奴也觊觎钰城已久,假设陌氏将霄云城守城兵调过来紧急救援,匈奴必然要对关隘发起进攻,届时,也许就是西域与匈奴的战争。不信的话,您可以派探子去查,看看霄云城外围是不是布满几十万的匈奴兵。”

    不待藏王回应,龙走月又道:“陌氏已经拥有中原地区七成以上的领土,陌氏若不是为了帮龙茗国围剿倭寇,恐怕西域大军刚走出西凰国就得被迫打道回府。我会说这么多,皆是帮玉佩拥有者达成心愿,她的身体里虽然流淌着西域民族的血,但也对中原有着深厚的感情,不愿看到西域与陌氏兵戎相见。”

    龙走月后半句完全是在赌,她并不知晓陌奕宗的母亲与西域之间的真实关系。万一赌错了,再见机行事吧。

    老藏王细细打量龙走月,这女娃气质高贵,谈吐不俗,临危不乱,一看就是见过大场面的官宦之女。

    “你莫非是……玉佩主人的……女儿?!”

    巴特尔一怔,脱口而出道:“啊?你不会就是我妹吧?!”

    “巴特尔!出去!”老藏王疾声厉色。

    巴特尔显然泄露了秘密,唯有行礼致歉,灰溜溜地离开营帐。

    龙走月则是暗自打个响指,看来停战有戏!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经过将近两个时辰的推心置腹的交谈,老藏王可以确定龙走月不止见过蓝鼎玉佩,并且对玉佩会发光一事言之凿凿。虽然拥有玉佩也不代表龙走月与西域有关,但是,龙走月提到的一桩事让老藏王有所动摇,那便是匈奴那股凶悍的势力也在蠢蠢欲动,老藏王可不想让陌氏坐收渔翁之利,于是乎,决定暂时停战。

    当新指令送往战场的时候,龙走月终于可以松一口气。

    她这回算是误打误撞赌对了,原来蓝鼎玉佩,真与陌奕宗的祖母有着血缘上的联系。此事要追溯到七十年前,陌奕宗的外祖母,曾救过他外祖父一命。外祖父乃西域血狼部落的王子,当时西域与中原的战火正值激烈,外祖父身负重伤杀出重围,在昏厥之前翻入外祖母家的宅院。外祖母是一位盲女,并不知晓伤者为仇敌,于是摸索着采取紧急救治。外祖父虽是西域王子,但为了全方面地了解中原人民的习性,他自小学习汉语,单从语言方面与汉人并无差异。他留在盲女家养伤期间,受到盲女无微不至的照料,久而久之暗生情愫,决定娶美丽的盲女为妻。

    夫妻生活过得相当甜蜜,不过,他一直没勇气告知盲女,他并非汉人,而是汉人的仇敌。而后不久,盲女便怀上陌奕宗的母亲,至于孩子丢弃的原因,西域王子便不得而知了,因为他当时必须返回血狼部落接任藏王之位。

    离开前,西域王子将珍贵的蓝鼎玉佩赠予盲女,并且一遍遍地叮嘱她,倘若西域大军闯入中原,就亮出玉佩保护自己。

    一年后,成为藏王的他,再次潜入中原。然而,就在他期待与妻儿团聚时候,正想鼓足勇气道出真实身份的时候,发现已是人去楼空,就此断了联系。

    而后,西域与中原的关系持续恶化,陌奕宗的外祖父也无法公开寻找妻儿,甚至连孩子是男是女的都不知晓。虽然他后来又娶了几个老婆,但直到病逝的前夕,仍牵挂着遗失在中原的妻儿。

    至于与龙走月交谈的老藏王,是陌奕宗外祖父的亲兄弟,外祖父留下遗言,倘若有年轻人携蓝鼎玉佩前来寻亲,是男子的话,将藏王之位传授于他,倘若是女子,封为公主,享有血狼部落最高待遇。倘若一直等不到妻儿来寻,待巴特尔三十岁时,藏王之位由他继承。

    如今,巴特尔二十七岁,只要在熬上三年,他便是血狼部落的新一任藏王。

    “龙……寸心是吧?不管你是不是那瞎女人的亲外孙,我希望就是你,我的好妹妹,你将成为草原上最美丽、最高贵的小公主。”巴尔特的口吻颇有威胁之意。其实这些年,现任老藏王多次命他寻找流落在中原的手足,他每每皆是爽快答应,实则从未找寻,甚至暗自下达击杀令。

    龙走月回应一枚高深莫测的冷笑,难怪夸叶乘石会从狐影长老们口中得到这样一个答案——拥有蓝鼎玉佩者福祸相依。果不其然,倘若是男子寻到巴尔特的面前,恐怕还未见到老藏王就已经翘辫子了。不过话说回来,陌奕宗堂堂中原霸主,还能与巴特尔争抢一个藏王之位吗?留给他自己玩去吧。

    想到陌奕宗,她的笑容消失在唇边……不管怎样,西域大军答应暂时休战,纵使再开战也有火器顶着,不会一直处于挨打的状态。

    她帮他做完了的最后一件事,接下来,她要回到乞颜苏合的身边,一边规划龙茗百姓的迁徙方案,一边……等着嫁人。

    想弄盏,想皇姐,好想和他们在一起,不要让她一个人孤孤单单的。

    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